分卷阅读198

    &&&&不得不相信殇夜,他们的王绝对有些不可告人的阴谋。

    直到今天,星际的各个角落发生天灾,现如今容不得他们不相信,现在只能依靠白鸩。

    白鸩迟疑的打开了通讯器,接到了一段古老的神灵族的语言,那里标记着幽篁肉身的位置。

    他的眉头一皱,不明白这时候,殇夜把幽篁的地址暴露给他有什么意义?

    “父亲,他有没有留下什么别的话?”

    “他说这是欠你,你可以选择明哲保身,这是他再偿还万年前对你的亏欠,毕竟真正神灵的骨,比半成品要有用的多。”

    琉璃瞳豁然紧缩,他原本以为雪落兰特只是惦记他的骨,却忘记了成神的幽篁是更好的祭品,在没有幽篁的帮助下,他选择牺牲了能承载自己灵魂碎片的肉体,那就是肉体对于灵骨最后的承诺。

    可是殇夜不了解的是,雪落兰特这个人对于背叛者从来都不会留活路。

    “父亲,原谅我的不孝,我实在是没办法,为了救自己,要牺牲整个维度的人类。”白鸩充满歉意的望着白云翰,他自从在白鸩的体内重生之后,并未白家做什么,反而如今成为了罪人和拖累。

    “我知道,殇儿早就说过我们的王是个野心勃勃的政治家野心家,他总有一天会为了自己的目的毁掉整个世界,我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白云翰难得作为父亲的眼神望着白鸩,毕竟那个孩子的肉体,可还是自己的亲骨肉。

    白云翰的话刚落音,就听到佛兰说,“找到了!”

    白鸩回头望向佛兰,看他把全息画面呈现在白鸩的面前,却发现他们在一处人迹罕至的星舰发射场。

    “给我链接通话!”白鸩紧张的下命,随后转头抱歉的望向白云翰,“父亲,对不起!”

    “你想做什么尽管去做,我不奢望你能和你的哥哥一样优秀,但是我们白家的家训,低调做人和但求无愧于心!我和你母亲都不怪你,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鸩儿。但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活下来,你的母亲还在等你。”这是他最后作为人父对于自己的孩子的原谅与嘱托。

    这边通话刚刚结束,那边就连接上了,大概雪落兰特都意外白鸩能够这么快的找到他们,所以眼底那些诧异还未来得及收的干净。

    “好孩子,想通了?”

    白鸩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切入要点,“以撒在哪儿?我自愿抽出我的灵骨,作为交换,你必须确保纬度重合速度的缓慢。”

    “哦?”那张道貌岸然的脸微微提起点兴趣,“你是要确保碎片的安全吧,可是事到如今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条件?你明知道我找你只是为了拖延白云翰,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灵骨我并非只要你的不可!”

    “是么,可是你不知道幽篁肉体所在地具体位置吧?你以为在王城内制作了你在的假象让我托拖住那些联邦军就能瞒天过海么?殇夜在死前把幽篁的地址给了白家,就在刚刚白云翰给我通过话把幽篁的地址通过神灵族的语言留给了我。”似乎为了提高谈话的可信度,他把白家抬了出来。

    毕竟殇夜在死前与白云翰的关系最为亲密。

    似是在观察白鸩话的诚信度,他的眼神在对方的脸上停留了半晌,这让白鸩不得不使用激将法,“怎么,近万年没见,圣父的胆识倒水不如以前了。”

    “好,我就最后相信你一次,让重臣接你过来,记住,只有你一个人过来,至于你身边的那小朋友,最好能够安分一点,不然到最后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白鸩暗自送了一口气,听对方忽而阴气森森的笑了,“只不过你敢骗我,你知道后果,可不想拿时候那样幸运,我会让你彻底挫骨扬灰。”

    “您放心,我是为了我自己,一旦维度重合,就算我拥有灵骨也无法生存下去。”白鸩只能示弱,莫名楚楚可怜,“圣父,无论我做什么,都是为了真正的自由和活下去。”

    雪落兰特最终咧开了嘴唇,侧身下令旁边的重臣去接白鸩,就算他们知道幽篁的肉身陷入沉睡,也还未找到他的具体位置,何况距离维度重叠并未剩下多少时间。

    通讯一挂断,白鸩的眼神就立刻凛冽下来,“玛门,我需要你们堵上你们的时间和速度赶到一个地方,为我争取最后的时间。”

    就算他不为了自己,为了那些他曾经都爱过恨过心痛过的碎片,为了那个曾经穿过近万年时光而消弭自己的龙族幽篁,他都不能轻言放弃。

    第226章

    离开王宫的那天,白鸩一直穿着他身为圣子时候的衣服,那套洁白的圣衣配上墨绿色的宝石饰品总是为那个看似圣洁禁欲的美人添上了几分媚气。

    在上飞行舰前,白鸩的眼神在重臣的身上停留了好几眼才淡淡的道,“我在青藤焰的时候遇到了你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现在想来,你还记得你的儿子么?”

    “在大事面前,应该抛弃骨肉亲情。”重臣的话干净利落的不参杂任何情绪,只不过还没落音,就看到那一抹琉璃色凑到他的面前,认真而迷茫的看了他好一会儿,这让重臣差点没被对方迷的七荤八素。

    随后琉璃色变成了浅色琥珀,他才低低的的笑了几声,用着轻不可闻的声音道,“也的确,圣父怎么可能为自己留下后患?骨肉亲情可算的上是任何人的软肋。”

    以自己肉身细胞创造出来的复制人,再加以克隆,怪不得他总是再他身上看到雪落兰特的影子,他以为重臣是雪落兰特的骨肉,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对方现世在人间的一个傀儡罢了。

    谁知道殇夜会突然得知雪落兰特身上的秘密,甚至诓骗他自己是幽篁的肉,让雪落兰特在他身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从而为白鸩拖延了十八年的时间让他有时间去找其他的碎片。

    而白鸩现在需要赌的就是时间和雪落兰特根本不知道系统的存在。

    最后一艘飞行舰平安返航着陆之后,白鸩被客客气气的请上了中间那艘最大的能容纳上百架飞行器的巡航舰上。

    而雪落兰特早就舱口的位置等着他养育近三百年的孩子,说起来,从自己以自己的细胞复制出了重臣从出生到现在也差不多时间。

    但两个人站在一起,却天差地别。

    那双琉璃瞳如同猫儿的眼睛,有时候看人总是湿漉漉的总是勾的人心痒,大概连龙姬也没想过自己创造出了多么勾人的玩意儿。

    雪落兰特下令起航,顺便打开了全息视频,里面是白云翰撤退帝不落的影像,“看来你跟你父亲约定了什么?不然他盯了我这么长时间,也不会突然撤退。”

    “您多心了,现在整个星际宇宙都遭到了维度重叠而造成的爆炸。父亲一定是接到了比监视捉捕您还重要的人物。”他的态度宛如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