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9

    &&&&万年前那个乖巧的少年,却少了少年那种天生优越的傲气灵性。

    被时间磨灭的东西,想补也难以补回来。

    “无论愿意是什么,少了东西跟着我们总是让人安心不少。”雪落兰特微微一笑。

    “那么做为交换条件,在带你找到幽篁真正的肉体之前,我要见到以撒,确保他的安全。”白鸩倏尔抬头坚毅的望着他。

    “你放心,我暂时不会弄死他。”雪落兰特弯下嘴角,风度十足的做到了指挥的位置。

    这让白鸩进一步的试探,“您也知道,他是幽篁的最后一块碎片,我见他照顾他最后一程不为过吧。”

    他在确认,雪落兰特到底知不知道他是怎么让碎片回到幽篁的体内的,到底知道多少关于他的秘密。

    雪落兰特的露出老狐狸的般的微笑,然后挑眉,“好吧,为表诚意,亲自带你去见他。”

    白鸩惊疑不定的望着他,不知道他想玩什么花样。

    巡航舰的后半部分休息舱大部分被改成了研究室,里面堆满了各种异种实验体还有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看起来应该是地下实验室即使抢救出来的成果。

    白鸩的眼神凛了凛,看到雪落兰特带他打开了其中一扇门,里面同样摆放着一个营养舱,那典型的俊美的西方人的面孔让白鸩瞬间紧张起来,他全身裸露的肌肤苍白的就像是一个死人。

    “你杀了他?”

    “他还活着,你放心,在见到幽篁之前,我还没有打算让自己也毁在这里。”他随即看了看时间,随后嘴角的弧度更深,让白鸩莫名的发怵,往后退了几步。

    原本好好的温润儒雅的中年男人突然瞬间衰老,脸上蒙了一层黑蒙蒙的雾气。白鸩的眼瞳紧缩,看到一溜排实验人员从外面进来,把以撒把营养舱里弄了出来,放到手术台上后又井然有序的走了出去。

    “你想做什么?”仿佛为了证明白鸩的猜想,雪落兰特特意露出了两颗獠牙,那是被夜族改造后标志。

    “血盟誓言?你为了长生不老一直在吸食他的血液?”当年他为了抵御半根灵骨给他带来的痛苦而吸食自己的血液,现在他同样为了减轻痛苦,找到碎片做为替代品?

    “更确切的说,我原本找到是殇夜那个小东西,谁知道他敢骗我,他根本就不是幽篁真正的肉体,而导致我的极速衰老,要不然你以为我这么多年没对你下手!”雪落兰特像是被魔化的魔物,一步步紧逼的靠近白鸩,眼神变得憎恨和邪恶。

    白鸩的身体本能的簌簌发抖,那是前世记忆留下的伤痕。

    好在没过几分钟雪落兰特对于血的渴望更加频繁转身趴到了以撒的身上进行吸血。

    「滴滴滴,碎片遭到重创,维度重叠时间仅剩下60个小时。」娇娇发出了警报,这让白鸩也不知哪来的力量,颤抖的身手去抓雪落兰特的肩膀。

    “够了,你知道不知道在这样持续下去,我们都活不到找到幽篁肉身的时候。”琉璃色的眼瞳眼中带着后怕。

    雪落兰特夜族的野性已经被血液唤醒,完全听不到白鸩的话,直接把白鸩震到了一边,直接撞上了墙壁,五脏六腑就更火烧一样。

    “既然不能伤害他,那老规矩,我还是吸你的血好了,毕竟近万年前,你在我眼中不过就是亵玩的血畜!”

    白鸩捂着跳动的飞快的心脏,肩头飞出来一个张牙舞爪的袖珍萝莉。

    雪落兰特却视之为无物,冷笑,“这就是这个空间的恶魔果实,样貌还真是天真可爱啊!不过他不让我喝你的血,我就只能继续喝碎片的血了。”

    白鸩咬咬牙,踉跄的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向了雪落兰特,随之错开他身体望了以撒一眼,嫣然一笑,“好,我答应你。”

    第227章

    60个小时!

    只要在他的手上熬过这个时间,只要他能在雪落兰特找到幽篁的肉身前让幽篁的灵魂完整,那么他就有机会让幽篁对付他。

    血盟誓言,本身跟夜族立下这种誓言的人就等于转化了半个种族,只不过他们吸的不是人类的血,而是纯正夜族的血液。

    这种誓言本身就如同一种契约,非亲非故非爱的人,一半很少能够和夜族定下这种契约,这种转化的过程比初拥更加漫长也更加痛苦,对于夜族来说也更加痛苦。

    “我答应你。”白鸩命令哈娜回到了体内,“但是,做为条件交换,我要你别再伤害以撒,让人对他进行治疗让他活着,停止维度的压缩与重叠。”

    “这些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鸩儿,让他活蹦乱跳维度存在的时间会加长,对我来说,现在的时间足够了。”雪落兰特因为渴血面部狰狞的哪还有当年的一点点教皇的样子,反而更像是堕入魔界里的魔鬼。

    “你别忘记了,没有我你也休想找到幽篁的位置,何况现在我的还必须奉献我的血!”对方的得寸进尺让白鸩怒气反笑,“圣父,如果我现在让恶魔果实吞噬掉我,那你真的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雪落兰特都眸子沉了下去,“那好吧,你最好能收起你那点小聪明,别耍什么花样。”

    毕竟以他现在微弱的能力,也逃不出着三千维度,再说拥有灵骨的血液可比那干巴巴的碎片好吃多了。

    “呵,你觉得现在谁还能在你的面前耍花样,再说在这茫茫星海里,我想逃也逃不掉。”说完他拽开自己的领口,奶白色的肤色下面,青黛色的血脉可见,毕竟他还记得他的圣父最钟情的还是这个位置。

    雪落兰特很满意白鸩的配合,就算这个小东西再怎么心思狡黠,现在大势已成定局,他再怎么活络也不可能让那个人飞过来救他。

    尖锐的牙齿刺破皮肤的那刻白鸩已经痛到麻木了,他的身体被骗后仰,被对方连腰抱住,琉璃色的眼瞳呆滞的望向了舱顶。

    这一刻白鸩想死的心都有了,好像这辈子重生,他就没遇到过一个正常人,可怕的是他的身体强韧柔软度都被系统提升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腥甜的血液混合着恶魔果实的香味,这个味道,就算过了千百年雪落兰特都觉得难以忘记,他没想到的是,白鸩竟然拥有的是人类一开始最长寿最有灵气的祖先,神灵族类人的身体。

    这种集天地灵气而孕育的肉身可比人类的身体各方面都要强忍许多,随着三千维度的划分,类人早就消失了,可见幽篁为了对方花了多少心思。

    以至于他过分留恋这个味道而过量吸食血液而导致白鸩的昏迷,最后还是哈娜出来强行阻止才让雪落兰特罢手。

    以撒被抢救随性的时候,白鸩正在边上发呆,银色的长发如瀑,脖子上隐约看见一圈纱布。

    “白鸩。”他的声音嘶哑,毕竟这个时候还能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也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