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0

    &&&&不幸中的万幸了。

    对方茫然的转身看了他一眼,原本呆滞木纳的眼神柔软了许多,“你醒了。”

    点了点头,环视了下四周的环境再看看那些研究人员,他大致了解下情况,他们都落到了人类王重昔的手里。

    “你的身体没什么异样,只是因为血盟誓言而被长期过度吸血而导致身体各方面的虚弱,养几天就会好了。”似是想让他放心,白鸩笑盈盈的解释。

    “我的确没事。”他昏迷的原因主要因为虚弱和身体的冰冻,“有血么?我饿了。”

    注意观察了下白鸩皮肤的苍白还有他脖子上的绷带,他大概明白对方一定是做了什么让他代替了自己。

    “我去帮你问问。”白鸩起身走向外面,正好撞见在门外而过的雪落兰特跟重臣。

    暗红色的眼瞳紧迫的望着他们,谁知道白鸩只是平淡的问他有没有血液的储备。

    人类的王笑的诡异的道:“舰上的人多,可以让他自己找几个做为狩猎目标。”说完笑的别有意味的望向了里面躺在床上的夜族。

    “我知道了。”白鸩又退了进来,看着以撒紧张的神色微微叹了一口气,“没事的,目前着两天我们还是安全的。”

    “你拿了什么跟他交换?你的血么?”以撒虽然躺着不能动弹,但是夜族对于气味最为敏感,白鸩的身上明显沾上了人类王的味道。

    琉璃瞳带有淡淡笑意的望着他,“以撒,别多心。你昏睡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目前我们只有待在这里才安全。”

    暗红色的眼瞳认真的看了他半晌也没从他的杨总看出什么异样才送了口气,抓住了他的手,“不管怎么样,不管何时何地,我都只求你能保重自己,好好的。”

    “怎么说的这么伤感?不是有你保护我么?”

    掩盖了眼中的不自然,他下意识望向被握的手,夜族的身体很凉,手也很凉。

    提起了嘴角一下子把以撒抱住,仿佛想用自己的身体温暖他的身体一样,眼神却冷冽的凝视着他的头顶上的进度条,只差那么一点点了,只要那点进度条一满,幽篁就会苏醒了。

    “怎么了?”仿佛被他动作和热情吓了一条,以撒有些不知所措,这是他们相处以来,对方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去拥抱他。

    “没什么,你不习惯?”恢复了常态的白鸩笑嘻嘻的望向他,“还是没有熟悉我的体温?”

    以撒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嗯,你的身体很像发热的太阳,很温暖,是我们夜族一直可望而不可及的,想要触碰却又怕被灼伤。”

    白鸩听了觉得伤感,但是又飞快的恢复了原样,嬉皮笑脸的张了他张开了双臂,“来来来,让大爷抱抱你,非得把你融化了不可。”

    以撒却张牙舞爪起来,“正好我饿了,这是午餐送上门来?”

    “哎呀,好吓人。”笑眯眯的一把躲开,仿佛情人间的打情骂俏,忘记身处地方本身就处于危机之中。

    第228章

    黑暗的宇宙里偶尔有着闪光点,像是天空里点缀的星星,白鸩把人引诱到以撒休息的舱室之后,便会垂下琉璃色的眸子,关上舱门。

    里面总是接二连三的传来惨叫声,浓厚的血腥味也会从透气缝里泄漏出来,精神力已经极其敏感的白鸩面无表情的望着自己的脚尖,偶尔能听到那些侍卫的窃窃私语。

    白鸩忽而抬头朝他们莞尔露出整齐而漂亮的牙齿,俨然千娇百媚,但那些看守侍卫却用看怪物眼神一样畏惧而后怕的望着白鸩,生怕下一个成为食物的人会是他们。

    娇娇也不敢吃鸡了,一本正经的紧迫的盯着维度空间重合的时间,毕竟性情大变后的宿主已经不是可以随意调侃的那种,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改变主意,任这个世界自生自灭,毕竟宿主丧起来连他自己都害怕!

    “白鸩。”贴着舱门的身影传来以撒的低低的呼唤。

    “我吃饱了。”里面夜族的声音像是安抚一样的温柔,“你先别进来,让人收拾一下。”

    白鸩却突然按上了自动舱门的按钮,开门的瞬间看到了是一脸溅满鲜血的以撒,琉璃色的眼瞳分外纯真无骨的望着那张因为鲜血而异常妖艳的脸,就算他们的身后是一片杀戮场,血液溅遍了整个房间。

    “没关系,我不害怕。”他温柔似水的抹掉了他嘴角的血液,然后踮起脚尖去亲吻了一下。

    暗红色的眼瞳深深的凝视着他,银白的长发映衬着雪白的皮肤,这个人类仿佛比天使还要善解人意。

    进度条一直在上涨,只差点点就会满额,白鸩倏尔狡黠的笑了笑,“感动不?”

    “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够听到你说这样的话,太感动了。”他不由自主的圈住了他的腰,让他的脑袋贴上了自己的胸膛,长长叹了一口气感慨,“白鸩,要是时间能够一直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

    白鸩的嘴角斜起,却听到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啊呀呀,没想到会在这么温馨的场景打扰你们。”

    雪落兰特带着他的复制人儿子重臣站在他们身后,“不过亲爱的,我还是想提醒你,24小时到了。”该到他进食的时间了。

    白鸩从以撒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眼神微微上挑睨着那张道貌岸然的脸,那眼神充满了嫌恶与恶心,却最终化为冷嗤,“走吧。”

    以撒却下意识的紧紧的攥住了细弱的手腕,“别去。”随后眼神冷漠的望着人类王,“有什么事冲我来,我们之间的事情本来就与白鸩无关。”

    雪落兰特冷笑着看着这对苦命鸳鸯,“恐怕现在还轮不到你讨价还价。”说话间,右臂振衣一挥,以撒的身体不受控力的被挥到了一边装上了坚固的船舱,等到他回神,白鸩已经被对方给带走了,留下重臣带着一群异能者看守者他。

    对方直接命人把他打晕拖走关起来,再找人清理那些血液干涸的尸体扔出了星舰。

    白鸩被连拖带拽的拖进了他的房间,一下子撂倒了他床上,白鸩冷笑,“怎么,这就等不及了圣父?”

    “小东西,事到如今还牙尖嘴利,你还是想想等我找到幽篁之后你该如何自处?还不如讨好讨好圣父?”雪落兰特满脸黑气,面目狰狞的也不跟他废话,直接撕开了他缠着绷带的脖子咬了下去。

    现在的他已经与魔兽无异,近万年的等待已经几乎耗费了他所有的耐心,越是成功在眼前,他越是有些急功近利。

    琉璃色的眼瞳暗了暗,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了床边,白鸩在对方以以撒为胁迫的条件下暴露了殇夜留下的那段神灵族文字地址,只要他在剩下的24小时内找到幽篁,那么他就真的没活路了。

    现在他只能顺从的在雪落兰特的眼皮底下活动,否则一旦他把他和以撒分开,他就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