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1

    &&&&一点胜算。

    白鸩快处理好伤口的时候,突然听到雪落兰特道,“对了,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让幽篁苏醒的办法?”

    白鸩正在垂头装乖巧的眼神突然凝固了一下,才抬眸无辜的望着他,听着他继续道,“这是不是跟你的突然重生有什么关系?”

    “圣父难道不觉得,对方正是透支了自己才换来的我?难不成还指望我拿自己的灵魂来修补他的?”他觉得好笑的问。

    这却让雪落兰特更加的警惕靠着他,看着他的眼睛,认真仔细的观察道,“据我所知,那些跟你接触过的灵魂碎片无一不是死于非命,这是不是代表着什么?”

    “还是意味着,你有什么办法让幽篁的灵魂在修补完整?”

    白鸩的眼瞳紧缩,这这么一点变化就让雪落兰特敏锐的捕捉到,“果然,你靠近碎片是有目的的!”

    “你是故意的?”故意让他接近以撒,好让他知道答案?

    “你说呢?我一直都觉得你是聪明的孩子,可是事到如今,你还觉得我能把你当成那个言听计从,嶼顺从的好孩子么?!!”

    雪落兰特大笑的离开了医务室,白鸩紧追出去找以撒的时候,却被告知,对方已经被严密监控起来。

    白鸩没料到这个时候竟然功亏一篑,瞬时气急攻心的晕了过去!

    “醒了!”重臣坐在他的床头低头看着他,眼神里百般情愫流转,这是他年轻时候唯一动心动情最真的人,谁知道,到最后,这个人怎么也不属于他。

    白鸩把头扭到了另外一边,后来干脆把整个身体都转了过去。

    「我昏迷了多久?还剩下多少时间?」

    「6个小时!」

    从60个小时到最后的6小时,看来他这辈子是没有翻身的命了。

    “白鸩我知道你相见那个夜族,他被父亲关在最后一节舱舰里,密码只有我知道。”重臣幽幽的盯着他那银瀑一般的长发道。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也没什么可以跟你交换的了。”白鸩把头埋在枕头里闷闷的道。

    重臣自嘲道笑了笑,“白鸩,你一直知道我对你抱有什么样的感情?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你对我笑一笑。”

    白鸩诧异的回身看着他,听重臣诚恳的继续道,“半个小时后我们就会到达星盗的地盘,到时候我会放你跟夜族走,但是我还是想让你对我一笑!”

    第229章

    白鸩将信将疑的跟在重臣的后面,他带着白鸩穿过层层的验证关卡,直接到达最后一层,停在最后一间房间。

    “开门,陛下让我带犯人去见他。”重臣居高临下对看守的异能者吩咐,对方毫不迟疑让开了位置,让他按下密码,将昏迷过去的以撒带了出来。

    重臣最后撤走了那两个抬走以撒的侍卫对白鸩道,“我会让你们混在十分钟后第一批下去的异能者中间,你们要自己小心。”

    白鸩一手半抱着以撒,看对方从怀里掏出一个药丸有些迟疑的望着他,“这是可以让他恢复体力的药丸,我会想办法为你们拖延时间,但是你们最好能躲开父亲的追踪,你要知道,他的精神力比那些改造过的异能者还要强悍。”

    「娇娇,这药有没有问题?」

    娇娇不敢怠慢的快速扫描后,说没问题白鸩才拿了过来塞进了以撒的嘴里。这让重臣嘴角莫名的含有笑意,最起码对方也不是完全不信任自己。

    “白鸩,趁着有时间,我想问问你,如果没有那些碎片,你会不会跟我在一起?”这是他的执着,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不最后,他还是不死心的想问一问。

    白鸩却望着他笑了,眼瞳里仿佛有星星一样闪光,“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能活着么?那是因为幽篁舍弃了这些灵魂碎片换回的我,如果没有这些灵魂碎片也就没有了我。”

    重臣伤感的望着他,最终伤感的带着他去了上面一层那批已经随时准备出发的异能者中间。

    以撒在中途就苏醒了,并快速的出手袭击重臣凌厉的扼制住了重臣的脖子,眼底隐隐泛着红光。

    “别动手,他会带我们出去,离开这艘舰艇。”白鸩挡在了他们中间对着重臣摇头。

    “你相信他,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要放我们出去?”以撒似乎并不打算放弃这个弄死重臣的机会。

    “不管怎么样,我们目前都不能留在这里,现在也只有他才能送我们出这个门。”琉璃瞳地上暗红色的眼睛,他顺势把他的手从重臣的脖子上拿了下来。

    “以撒,别任性,我知道你只是想保护我。”看着以撒闷闷不乐,他只好温声细语的怀柔哄着,“但是我不是小孩,有自己的主观判断,我希望你也能信任我,相信我同样也能保护你。”

    要是有其他选择,他宁愿现在把这个小祖宗打晕了直接扛下去得了,可是他没办法,这么大个目标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这孩子还是耳根软,一向听不得白鸩的哄骗,立刻态度软化拉住了他的手,跟在重臣后面走。

    谁知道白鸩突然把他往下拉了拉,附在他的耳边说起了悄悄话,“还记得你还是孩子时候,怎么隐藏自己的眼睛的颜色么?现在我们要逃避人类王的耳目逃出去。”

    以撒目光柔软念念不舍的在他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看着对方笑的阳光灿烂的让自己的银发变成了墨绿,当然这是哈娜的功劳,虽然顶着一头绿不太美观,但是现在他也别无他发。

    显然他们的伪装还算成功,一直星舰抵达海盗所在的星湾,雪落兰特似乎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迹象,重臣在临下船的时候还还给了白鸩属于他的终端。

    琉璃瞳敏锐的眯 了下,然后特别诚恳的对重臣道,“你放心,如果有机会,我会报答你大恩大德。”

    哎,可以留个全尸,不让他的死的像西雅那么面部全非。

    重臣却显然没听懂的他的话,感动的还想再来几句,可惜那些异能者已经接受到命令,向下走去。

    以撒的体力虽然恢复,但是还明显不济,尤其在星海这个地方充满星际垃圾的地方,虽然穿着宇航服,但是还是让以撒感觉到明显的不适而拖慢了他们的脚步。

    这个时候终端里会断断续续传来雪落兰特下达搜索幽篁位置的定位与命令。

    「宿主,要不要处理掉对方的监视?」娇娇在白鸩拿到终端的那刻就已经告诉对方这个终端机有问题,但是白鸩基于摆脱对方只能顺从的接受对方的监控。

    「不用,既然他们喜欢监视,我会让他们一直安心。玛门呢,是不是已经抵达了这里?」

    「没有接受到讯号,但是按照他们的航速,应该早在三个小时前已经抵达,除非发生意外。」

    白鸩缄默了片刻,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有意外,他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