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3

    &&&&而他却觉得格外讽刺的笑了,遇见了这个人,他的眼睛仿佛被遮蔽了,可是人类的王却播放了所有白鸩刻意接近过的异种,无一例外的是他们后来全部死于意外。

    这也是造成了人类的王刻意把他隔离起来,就算反复折磨他,就算用了对于夜族来说最恶毒誓约,却依然留着他的命。

    可是白鸩还是来找他了,可是谁都不知道,如果他非要选择死在谁的手上的话,那他宁愿死在最爱的人的手中,“哥哥是不是也像爱过别人一样的爱过我?”

    “嗯,很爱,每一个我都深深爱过。”每一个都曾在他的心头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记。

    尖锐的玫瑰刺贯穿了整个颈骨,血液喷洒进了宇航服中,染上了整个后颈头颅的位置。

    [滴滴滴,检测到最后一块碎片回归神主,宿主获得一千积分,是否兑换所有积分修复类神灵族类人身体?]

    「修复!」

    白鸩静静地仰头,望着从远处而来的雪洛兰特和重臣。

    “龙族幽篁啊,快点醒来吧!”

    第231章 维度修复

    星海的中心星河,一道光束打到了唯一一具醒目的棺木之上,瞬间造成了星辉爆炸,处于最中心的位置突然翻滚出一股热浪,四周的一切都像是遭遇了波涛汹涌的大浪潮,全部人仰马翻。

    尤其是星海入口处的废弃的船只遗骸全部四散不分敌我的造成了双方的损伤。

    玛门呸了一口打算冷静冷静,谁知道一抬头观望着原本处于星海中间那具棺木却被打开了,他吓了一跳的立马去叫正在努力控制星舰平衡的塔罗亚,有些惊悚的道,“棺木被打开了。”

    这时塔罗亚才发觉这些异常都与面前的棺木有关。

    “禁制也被打开了。”佛兰与此同时道。

    塔罗亚二话不说道的驾驶着星舰就往中心的位置去开,禁制一旦被打开,任何人都能轻易的进入星河地带。

    “按照鸩少的吩咐,在敌人来之前保护好这里面的人。”塔罗亚机智的驾驶机舱吩咐!

    与此同时另一边。

    [警报!警报!宿主各个纬度空间开始自动修复,神在修复同时身体最为虚弱!]系统突然检测到各纬度空间的挤压的时间不仅停止还开始修复,它还没来得及欣喜就检测到这也是神苏醒的最关键时期。

    白鸩暗暗骂了一句见鬼,但还是不动声色的应付着这对狗父子!

    雪落兰特虽然猜测到白鸩一定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幽篁复活,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会亲自动手。

    银发似雪的年轻人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近万年前那个无畏无惧的圣子,一身让人惊羡的灵骨和恶魔果实塑造的身体,现如今他的肉体已经完全变成了类人的身躯,最明显的标志大概就是他眼角下那若隐若现的黑色翅羽!

    年轻人此时却失魂落魄的抱着那个夜族的身体,对于他们的到来,年轻人似乎在意料之中的微微上勾了眼角,吊梢着眼望着他们,就像是万年前,他无数次的仰望着他的圣父,像是渴望自由而不得不屈服顺从乖巧!

    令人着迷而窒息。

    “鸩儿。”雪落兰特低沉着声音别有深意的打着招呼,“最美丽的雀鸟终有回到牢笼的一天。”

    白鸩微微弯下嘴唇,“我没想过圣父到现在还有如今这样的心思,还是你以为你能打败龙族幽篁?”他的眼神像是淬染的颜色,绮丽而有毒。

    “他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灵魂分化,就算他重新得到了所有的碎片,也不会一定会醒的过来吧?”雪落兰特竖起了白色的手指放在了唇边,“嘘,我们的敌人来了。”

    与此同时,星河最边缘地带黑压压的出现了很多舰艇,继而下来了不少身穿黑色星盗制服的异种,根据佛兰的资料,他们曾经都是各族的精英,不少都是为了侍奉神灵而来,也有落难被星盗搭救所致加入他们。

    “没想到星盗的编制也挺齐全的?”雪落兰特望着他们竟然难得有心思开玩笑,行为优雅而绅士,“今日冒昧造访,还请大家行个方便。”

    “离开这里。”那些星盗警惕的望着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给那些头目,就算他们长的奇形怪状,但是不代表他们傻,现在这种关键时期,能通过迷障轻而易举来到这里还能通过他们屏障活下来的都不是普通的人。

    “人类的王,你来错了地方,这里是神灵的领地。”他们的目光稍微停留在那个银发白衣的年轻人身上,那就是他们的至高至敬的王所想要保护的人。

    雪落兰特勾起了嘴角,笑的格外温柔,“是么,我一直都觉得我是个爱好和平的人,看起来我今天不动手是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了。”

    那压倒式的气势直接让白鸩警惕对四周的人大叫了一声危险,便抱着以撒的尸体下意识的就躲到了废墟堆中,半神的力量就算是三千维度中最厉害的异种也无法抵抗。

    权杖——神灵的权杖豁然出现在雪落兰特的手中,白鸩紧缩着眼瞳,万万没想到神灵的权杖会落到对方的手里。

    怪不得对方能够感受到幽篁的生命和不畏惧的对方的力量。

    「权杖的力量还没有被百分百发挥出来,顶多他就算是半神的力量。」

    「半神能用神的权杖?这他妈不是讽刺,他怎么得到的?」

    「神在灵魂缺失昏睡的状态下,权杖就会封印,只不过他拥有龙姬的半根灵骨,这其中的血缘关系会让权杖产生迷失。」系统的解释还没有结束,整个星河的边界线就开始开始莫名的下雪。

    突如其来纷纷扬扬的白雪在这黑暗的星际之中莫名的诡异而突兀,这也让那些星盗有些懵逼的站在原地,白鸩冷冷的望向雪落兰特的位置。

    霎时雪越下越大,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让那些星盗终于警觉下来,只不过他们还未动作,权杖突然散发的杀气让大雪临城,冰封千里。

    重臣急速穿梭着那些冰人之中,轻轻一推,那些星盗小喽啰纷纷落地摔的粉碎,却唯独避开了那些头目!

    琉璃色的眼瞳冷冽下来,看来他们是打算让那些头目亲子带他们去找幽篁。

    下意识的找个地方就把以撒给藏起来,这会儿拖个死人遇上这种杀伤力的武力值怎么着也不是明智之举。

    向来打不过就跑是白鸩身为老咸鱼的觉悟,何况这些星盗头目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几句被秒杀,他不跑简直就是找死。

    太了解不过他的系统立马发觉他的咸鱼体制发作,「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逃命,要被他提前找到肉体我们都得死!!!」

    「你误会了,我绝对是要和他们周旋到底的,这会儿不跑连老命都没了,还周旋个屁!」白鸩伸头出去看了半天,还没来及得周旋,就被雪落兰特逮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