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5

    &&&&“这到底是什么?”玛门呐呐的问着身后二人。

    “神明沉睡的领地。”佛兰查阅了一些资料,宇宙中不乏一些关于神灵的传说,但有一天宣传最为广泛的就是神灵的肉与骨的传说。

    传说,神灵因为失去了自己的灵骨,而耗尽了自己的最后的精力在自己的倒下的地方化成了三千维度世界。

    而这里的小世界恰好就是模仿着运转的三千维度大世界,所以很可能这就是神最后沉睡的地方。

    “卧槽,这个叼!”玛门跳下了飞行舰,发现这里的竟然存在着重力,双脚稳稳的落到了一边。三个人想是瞬间落到了另一个空间之中,四周是瀚海星辰,远比星际宇宙还要瑰丽的地方。

    就在这时,莫名出现了一个少年,他在原地踯躅了片刻,穿着长长的祭祀神袍,长长的纱罩落地踩着烂漫的星辰款款像他们走来,右边耳垂挂着翠绿的宝石耳坠,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绮丽异常的表情。

    “鸩少!”玛门惊呼,那双琉璃色的瞳眸与长至腰际的银发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白鸩,对方却好似什么没发现身边的人,径直朝着白龙过去。

    “小心!这是星河幻像!”塔罗亚在关键的时候紧紧的抓住玛门跟佛兰。

    别说这个人比白鸩的容貌更加精致几分,就连气质上也大不相同,似乎更加不食人间烟火,一看就不想是个人类。

    “龙族幽篁。”樱桃色的唇瓣轻巧的叫着一个名字,对方喃喃的望着白龙,随即在白龙沉睡的地方匍匐下去,“我来了。”

    而躺着白龙的位置,出现了个黑发黑眸的男人,犹如神祇一样的容貌让人望而生敬,莫名想要膜拜。男人温柔的伸手拦住了少年,小心翼翼的揽入了怀中。

    “生死约,灵魂契,一旦契成,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这大概是时间最养眼的一对情侣,三人看着心驰神往,突然塔罗亚脸色一变望着他们,陡然生出不好的预感,拽着玛门就进行了占卜,大祸!凶多吉少!

    “糟糕,白鸩出事了!”他转身拉住玛门就要往外面走,谁知道听到是一阵猛烈的撞击声,一具夜族的尸体,与奄奄一息的白鸩。

    他的身体已经被穿透,白衣银发都因为血液而凝结在一起,胸口的起伏还证明他还留着一口气,血液流到这种程度,可以看得出他伤势的严重。

    “人类王,重昔!”塔罗亚还没来得及拦住玛门,对方已经半兽人化直接冲了过去,只不过玛门明显不是对方的对手,给他一把抓住了爪子就是一个横扫重重的飞舰上落到白鸩的身边。

    雪落兰特却完全不把这三个蝼蚁放在眼里,他等到今天已经等的够久了,近万年的时光,当年他就是在这里偷走了幽篁的权杖,但是却根本无法解开禁制靠近他的身边。

    果然跟他猜测的一样,那保护罩一样的禁制已经打开,他已经完全没了障碍,现在,他只要解决面前这对苦命鸳鸯就能彻底的摆脱这个世界,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有白鸩啊,白鸩的身上用的是他的灵骨,身体里淌的是他血液。再次一把拎起了白鸩,慢吞吞的走向了棺橔,塔罗亚抓着佛兰小心翼翼的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他似乎像是从地狱而来的魔鬼。

    塔罗亚小心翼翼的斜视了一眼他手中的白鸩,咽了一口吐沫,那种令人心底散发的恐惧颤栗,让他们不得不一直后退。

    但雪落兰特似乎并没打算让这里有一个活人,目不斜视的同时,抬手落下权杖的片刻,塔罗亚于佛兰瞬间成了冰雕,后面的玛门受到了刺激马力全开的调整了全身的肌肉里从他身后扑了过去,却被雪落兰特轻轻松松的躲开,没有丝毫闪避的打掉了冰雕。

    “啊啊啊,你这个魔鬼!”玛门半爬起来咆哮,却终抵不过对方一个冷笑,同样变成了一座兽人冰雕。

    一个响指在空中传播,比人类还高的兽人冰雕卡擦卡擦碎了一地。

    「玛门,塔罗亚,佛兰……」

    白鸩的喉咙里发出了类似哽咽痛苦的声音,这让雪落兰特遏制不住的大笑起来,愈发疯狂的狂笑不止,最后逐渐趋于平静温柔的可怕。

    “这就心痛了?要知道,死在你手里的人可比我多多了,我的好鸩儿。”

    半醒半昏迷状态的白鸩已经在没有了半点反抗的能力,只能让对方随意摆布。沉重身体最终被抛到了棺橔之上。

    星河幻象之中变成了神灵成神的最后一幕,神灵望着手中那根黑色的灵骨,开始费尽心思的为创造了三千维度,最终他割下了自己一半的肉身为灵骨塑造了肉体,另一半塑造了殇夜。

    “咯咯咯,最后一步,最后一步了,我要用你的血彻底毁了这里,我倒要看看只拥有了一半肉体的神么还能如何拯救你,拯救这三千维度?”

    雪落兰特高高举起了权杖,就在下落的那一瞬,周遭的环境瞬息万变,星云炸裂!

    星云大片大片合拢聚散,雪落兰特重新踩在了陆地上,脸色变得格外阴鸷。

    云卷云舒,脚下是青草地,空气中弥漫的花香,耳边能轻易的听到潮起潮落的潮汐声。

    他死都不会忘记,这里踩着的土地是他掌管了几百年的神灵界,也是他被关押了几千年的地界。

    他仰头望到的是一个半空中停留的神座,那个男人冷漠近乎无情的凝视着他。

    如同深渊一般凝视着他,让他冷汗津津。

    半晌,那个俊美犹如神祇一样的男人,头戴神冠穿着银色的华服,眼下的有着象征着权利与神力的银色羽翼,缓缓的从神座上一步一步凌空走了下来,重新掌握了属于他的权杖。

    第234章 幽篁(完结)

    荞麦花开的季节,白色的荞麦花延伸消失在海平面,金光灿灿的阳光穿透海平线直射到那个已经荒芜而瑰丽的天空城,这里曾经是神灵族生灵异种最多的地方,他们向往光明,侍奉神明,却最终也被神明赶出了天空城。

    神灵创造了出三千维度,让他们重新繁衍生息出了新的种族而发扬光大,而逐渐的让他们忘记了关于天空城的传说。

    天空城中唯一的神明的轻轻的俯身抱起了青草地上奄奄一息的白鸩,眼神怜惜而小心翼翼。银白的长发沾满了血液的污渍,一张漂亮的脸安详而宁静。

    一眼万年,分别了万年,终于他们到了聚首的这一天,“鸩儿,我遵守约定来找你了!”

    “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就算你集齐了所有灵魂碎片,也不可能有力量活下来,你的肉体一半给了鸩儿,一半被我毁了,你怎么还可能完整的站在了这里?”雪落兰特难以置信的倒退了几步,死死的握住了权杖。

    “生死约,灵魂契,一旦契成,生死相依。只要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