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7

    &&&&些不解,但是死而复生的他们倒是甘愿过起了平常人的日子。

    隔三差五的打扰,不久后就多了一些小半兽人与小人类,白鸩惊奇那些小生命的诞生的同时也恐惧他们的生命力旺盛,简直把他们这些大人当成了玩具,揉扁了搓圆了。

    最后大概是太累了,玛门塔罗亚与佛兰都领着各家的小东西回去了,剩余精疲力尽的白鸩倒在了花架上昏昏欲睡。

    「滴滴滴,宇宙修复完整,神明剩余二百三十余年寿命。」系统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彻,白鸩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琉璃瞳望着蔷薇花架下静默看书的透支了所有灵力修复了三千维度的神明。

    他们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与其纠结时光的短暂,还不如一起相濡以沫走过余下的时间。

    他恍惚的望着他,身边只有虫鸟的叫声与翻书的声音。

    “你醒了。”书页翻到了下一页,白鸩有些茫然的望着身后的那些绽放的美丽的蔷薇,曾经那些过往让他难以置信的相信今天的真实。

    阳光余晖的从幽篁的身上错落,白鸩揉揉眼睛从秋千架上坐起来懒散的望着那再好看不过的侧脸道,“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我们分分合合,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幽篁侧头勾起了修长的眉目,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都老夫老妻那么长时间,怎么还这么肉麻。”

    绮丽的面容不可思议的望着幽篁,随后不满的嘟嘟囔囔,双手掐腰,一脸委屈,“你嫌弃我,你竟然嫌弃我?”

    “你说,你是嫌弃我人老珠黄了,还是外面有人了?”白河豚用着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眼泪汪汪的控诉,仿佛下一秒就能落得一地的泪珠。

    又来了!幽篁满脸无奈的放下了书卷,用一种不用侵犯的气势把那只气鼓鼓的河豚从秋千架上捞了下来,最终放软了姿态求饶,“我错了!”

    “这还差不多。”河豚气鼓鼓的脸颊消了下去,然后深情哀伤的望着他,“自从我从三千维度回来之后每天就吃不好睡不好,恶心想吐,你说我是不是有了?”

    幽篁神色扭曲了一下,“估计是吃多了,控制下体重。”

    “你说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们的孩子,好啊,你给我一笔钱,我现在就去打掉他。”河豚气的一下子从他怀里蹦了起来,浑身发抖的指指着他的鼻尖。

    “别闹。”墨色的眸子深深的凝望着他,最终叹气投降,“为了表示诚意,中午的碗我待会儿去洗。”

    白鸩立马变脸比变天还快,阳光灿烂,“不急,晚上顺便由你下厨?”

    幽篁幽幽的叹气,用双手包裹着了他的手指,“好!”自从他们搬回来住之后,这货越发的把日常压榨他变成了娱乐活动,“只要是你吩咐的我都愿意去做。”

    白鸩越发的矫情起来无理取闹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说,“过两天就是我那面瘫大哥大婚的日子,你想好送什么礼物了么?”

    银发与墨发纠缠在了一起,幽篁念念不舍的摩挲着他的下巴,“送我这一庄园的蔷薇可好?”

    “切,穷大方,还不如那那死面瘫,一开口包了我种在黄昏城里的十亩玫瑰,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我已经想好送他一分怎样的大礼了。”琉璃瞳狡黠的闪了闪,对于那个死面瘫,他给予的方针政策一直都是巧取豪夺,不必委屈自己。

    幽篁的叹气,看来白湛又要倒霉了,自从剩下的那群星盗走上正途之后,白鸩就自己带着他们游走在星际里做了一批生意,他准备的无非就是一些星际贸易的合同等着他同意签字,毕竟他现在不仅是帝不落的嫡长子继承人还是整个星际联邦军的扛把子。

    而不凑巧的是白湛联姻的对象竟然是辛密亚的精灵公主,对于白鸩来说是件很玄幻的事情,虽然白湛那死面瘫不在乎自己娶的是谁,但是千百年来,月精灵还是第一次跟外面的人联姻。

    白鸩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沉吟了良久,最终打算背着幽篁白湛走访辛密亚,亲自去拜访这位月精灵公主,但最终见面之前都被幽篁拦了下来。

    幽篁告诉他,那位精灵公主的心脏里只是留下了一些不该留有的记忆,而他们白家三兄弟无疑因为外貌上的相似,而让希尔芙错认为自己爱上了这个人类继承人。

    这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也是幽篁曾经为了那个心爱的人把自己的灵魂折腾的四分五裂的证据。

    “你后悔过么?为了我当不成神明?”白鸩赖在他的怀里幽幽的道。

    “那你恨我么?做为我的灵骨,受尽了天道的折磨。”幽篁垂目对上了他的目光,宠溺的刮了下他的鼻子,“对于你来说或许是补偿,但对于我来说,那就是我全部的爱,契而不舍所最求的东西,让你活下去,让你自由。”

    白鸩的眸子闪了闪,亮晶晶的,“你的意思是你爱我?”

    幽篁哼笑了一声,“你说呢,小东西。”

    “你快说,你是不是爱我?”白鸩来了精神,鼓起了脸当了河豚,“这话你可是第一次对我说,必须说完整啊!否则晚上罚你睡地板!”

    “是是是,我爱你!”幽篁的无奈的抱住他的身体摇晃起来,夕阳余晖落到他们身上,经历了风雨后的夫妻,相拥黄昏下。

    从那天,他的母亲把他带到他面前,他就已经不可救药,不由自主的爱上了这个小东西。

    全宇宙星际,他爱他,就等同于自己的生命,直到最后一刻,他都从未想过放弃。